我的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正文

小舒小唱·二十四节气里的贵州︱夏至:哪怕有很多不安,也祝你拥有光热充足能量饱满的盛夏

头图.jpg

1647697721944759.jpg


夏至前两天,朋友在黄果树瀑布,发了短视频过来,说从来没看到过这样壮观的黄果树。视频上的瀑布,飞流直下三千尺,却不再疑似“银河”落九天——暴雨之后,水流变得浑浊昏黄,水量暴涨,奔腾而下,怒不可遏间咆哮而来,让人心生畏惧。那些天黔东南也被特大暴雨突袭,多处道路塌方,房屋整栋被卷走。暴雨初歇时,雷公山乌东苗寨的网红民宿“及屋”的主人袁銮拍了段短视频发朋友圈,告诉大家:“我们在海拔1300米的山上,保护区内,植被茂密。海拔高,在源头,所以洪水对我们这没啥影响。感谢各位关心慰问受灾的朋友们。”他们都是幸运的,因为无论是饱览名川大山的旅行,还是在无常天气和复杂环境(比如深夜撸串的路边摊)所拥有的安全感,都是不安于室的夏季必需,但现在看来它们都变得难得和不确定。


1646389265624 (1).png


夏至,北半球一年里白昼最长的一天。四季轮回就像翻一座座翻不完的山,夏至这天到达一座山顶,天高地阔,日光倾泻,无所遮挡。而这一天之后,又要从此处下行,走到冬至的谷底。太阳的旅行,是每到夏至和冬至就走“回头路”的往返。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”,人的生命也在两极之间,可惜只是单程。

 


1.jpg


今年的夏至,是贵州新闻界泰斗级的前辈刘学洙先生的93岁生日,我们一群新闻后辈提前几天去养老院给他搞“生日趴”。刘老师把一直戴着的假牙取了,嘴巴瘪瘪的。看见要拍照,一向在意形象的他就要把假牙装回去,大家阻止说:“不用不用,这样瘪乖瘪乖的,正好。”刘老师笑起来,一笑,嘴巴更瘪了。拍照的时候大家站成一排,让刘老师点名,按照点名先后分别和他合影。刘老师点的第一个,是那个最会发嗲最“妖精”的资深美女,大家又不服又理解,笑成一片。分别合影后是集体大合影,生日蛋糕放在最前面,每个人都对着刘老师“比心”。照片是护理拍的,拍完一看才发现机位太低,人脸都被蛋糕挡住了,但队形已乱,大家已经口水滴答地围在蛋糕边,叉子敲着盘子等切蛋糕。都不年轻了,在93岁的刘老师面前,又都变回孩子。

 


2.jpg


在夏至的“极致盛放”里,大概就该打开自己,给外界和他人带去点什么。夏至前两天的周末,我跟随“往西公益”的志愿者去惠水一中和惠水民中,给孩子们举办了两场“我的职业梦想”主题陪伴活动。印象最深的环节是志愿者让中学生们做个趣味测试:世界消失之前只有一艘救生艇,可以装7个人,在以下10个人里你会怎么选?选项包括孕妇、警察、医生、作家、年长的和尚和生病的老人等等。放弃“生病的老人”的学生很多,但选择救他的初中生说:他也是独立的值得保护的生命;放弃“年长的和尚”的也多,学生们的理由是:他都信佛了,那就应该看淡生死。绝大部分人都会把代表生命的孕妇放在救援的第一位,但放弃孕妇的那个学生说,他考虑的是在逃往另一个星球的途中资源太有限了,而生育和抚养小孩,又会耗费太多资源……测试没有标准答案,孩子们自由地选择,真实地表达,氛围让人愉快。

 


3.jpg


我原本以为作家会显得没啥用,被孩子们抛弃,但居然有两个上台分享的孩子说要救作家,哪怕在营救的排序上并不靠前。他们说是因为这一切需要人记录,我补充说,留在文字里的地球人类的精神财富,也需要在另外星球上延续的人类传承。我还说要代身边很多的作家朋友们感谢大家的“不杀之恩”。活动结束后正要走,一个女学生怯生生地把我叫住,跟我说:舒老师,其实要救作家的,并不只他们两个。

 

这个被很多不安困扰的夏天,因为这些陪伴和这些细节,让我得以体会夏至本该有的样子:饱满的光热,充足的能量,以及雨水般丰沛的情谊。

 


4.jpg


夏至的物候之一,是蝉开始鸣叫。侗族大歌最广为人知的曲目之一,就是《蝉之歌》。经历了特大暴雨之后的黔东南,祝福它依旧拥有让人心向往之的美好盛夏。在侗寨的鼓楼里,江水边,祝福终于远道而来的人,能在夏天的阳光和风中听见侗族大歌的天籁,听见侗家女子们用多声部无伴奏和声唱起《蝉之歌》:“静静听我模仿蝉儿鸣,希望大家来和声,我们声音虽不比蝉的声音好,生活却让我充满激情,歌唱我们的青春,歌唱我们的爱情。”


相关链接


小舒小唱·二十四节气里的贵州︱芒种:该收获的已在收获,要耕耘的继续耕耘


小舒小唱·二十四节气里的贵州︱小满:生活的真相里,哪有什么十全十美和大功告成


小舒小唱·二十四节气里的贵州︱立夏:城市风景,有的如夏花绚烂,有的如秋叶静美


小舒小唱·二十四节气里的贵州︱谷雨:以茶代酒送春天


小舒小唱·二十四节气里的贵州︱春分:一半对一半


小舒小唱·二十四节气里的贵州︱惊蛰:敲醒沉睡的心灵,张开你的眼睛


小舒小唱·二十四节气里的贵州︱雨水:蠢蠢欲动,又尚未肆意盛放


小舒小唱·二十四节气里的贵州︱清明:在铭记中拥抱新生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文、视频/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舒畅

海报设计/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吴浩宇

视觉/实习生 李开祯祉

编辑/向秋樾

二审/赵相康

三审/李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