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页 > 贵州 > 正文

【古今滔滔】柴米油盐酱醋茶,哪一样放得下?

W020220621761252308932.jpeg


  “放下”是一句耳熟能详的心灵鸡汤。


  我们时时劝人劝己,凡事要放下,仿佛只要放下了,生活再没有压力。


  放下俨然成为了最优选择和生活方法论。


  《庄子·山木》里讲了一只鹅“摆烂”的寓言故事,古代鹅的职责与狗相等,用于守卫,发现小偷进屋,要么攻击,要么鸣叫示警。


  有一只鹅啥也不做,既不示警,也不追贼,只会吃,结果优先被宰掉宴客。


  这是一只鹅彻底放下职责后,所付出的代价。


  生而为人,凡事皆放下,所付出的代价,其实很高。


  放下工作,工作中的烦恼和压力消失了,生存的压力随之产生。


  放下规律作息,饮食自控,健康损害随之而来。


  放下金钱,要承受清苦。


  放下婚恋,要承受孤寂。


  放下责任,要承受疏离。


  鲁迅先生在《安贫乐道法》里说了一个笑话,大热的天,有人忙得汗流浃背,闲汉们却优哉游哉铺席在路上,脱衣服,浴凉风,赛过神仙,可到了冬天,街边喝西北风,口吐黄水的就是那些“席卷天下”的前任活神仙。


  所谓“福祸倚伏”,放下某种事物,与之相应的烦恼消失,但另一种烦恼和压力又会产生。


  圣贤所言“放下”,意在放下偏执和不切实际的奢望,并非“凡事皆可放下”。


  有些苦累,不是因为负重,而是源于拿不起、放不下。


  凡事嫌累就放下,放下嫌苦又拿起,如此反反复复,劳形苦心。


文/漫画 周滔

编辑 段岚茜

二审 刘诗雅

三审 闵捷